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进入芦溪人大信息网
首 页 |人大概览 |工作动态 |乡镇人大 |监督工作 |调查研究 |代表风采 |会议公告 |规章制度 |市人大网
欢迎访问芦溪人大信息网 
人大概况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代表风采>敖永青:水漾中华

敖永青:水漾中华

发布时间:2021-09-30      点击数:522

是巍巍昆仑映照蓝天的皑皑积雪,是壶口瀑布撼天动地的滔天巨浪,是江南醉软了柳丝的蒙蒙烟雨,是南海架起飞龙的滚滚碧波——写就了湿漉漉、脆生生的两个字:“中国”!





北方的金龙,南国的玉蛟,定下了炎黄儿女的基本色调,滋养着百姓万民的各样味蕾,也孕育出十里殊音的国韵国腔。还有哪个家,会这样丰富多彩,这样别具一格,却又被调和得这样五体通泰且有滋有味?!


黄河九曲十八弯滚滚东来,为我们创造了名为“黄帝”的始祖;伴着九天烈日,又为我们蒸晒出黄色的皮肤。汗水与泪水和着泥土裹糊了这些五官与表情都平和得几乎木讷的脸,然而只要稍稍洗濯,原乡人那倔强的土黄色便赫然在目。要论北中国的颜色,关中平原小麦成熟时那一望无垠的麦浪和场院中悬挂着的一串串老玉米所生长出的黄色当最具代表性。抑或是罗中立画笔下那位脸上沟壑纵横、豁齿缺牙的老父亲背后那一片漫天黄土,曾经迷湿了我们的双眼,却又让我们一生眷恋。这黄色由模糊到明朗,由平凡到耀眼,由驽钝到锋利,直至升华成五星红旗上那片万众瞩目的灿烂金光。


而秀美的长江,如同通体洁白的玉龙。白,看似无色,却是一切颜色的总和,真是“无即是有,有即是无”: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归一,生生不息。所以,才有了流光溢彩的苏绣粤绣,才有了姹紫嫣红的春城飞花,才有了翠羽流苏的元夜悬灯,才有了色彩斑斓晶莹闪耀的景泰蓝……当我们在红枫如染的秋日公园穿林而过,或者在赤橙黄绿的瓜果飘香中陶醉,怎能忘记这热闹缤纷的色彩全来自那沉静无言的大河?

有时,在万籁俱寂的夜晚遥望辽远的北国,你会听到那里种种苍茫而又悠长的音乐:高亢激越的秦腔,如同秦川大地上伴随着第一声春雷不期而至的一场暴雨,那样酣畅淋漓、那样振聋发聩;黄土高原上放羊倌的信天游,如同高天流云般悠长辽阔,千百年的执着坚守如今又加上了新时代的慷慨奋进;那些伴随着羌管呜咽、曾经唱白了将军头的关山曲,在某个月朗星稀的夜晚,重又凝结成一地白霜。是的,那里就适合这样的音乐,也只有那样的山水,才承载得起那样沉甸甸的黄钟大吕!吴音软语的江浙儿女呢?长江之水化作茶山的新露,滋润着采茶姑娘的纤细手指,也滋润出亭亭身姿、袅袅歌喉,采茶曲的轻柔细腻,和姑娘的脾性是一样的。而在那挨挨挤挤、重重叠叠的莲叶下,江水作碧波,鱼水相嬉戏,唱的采莲曲也是柔情蜜意、娇羞万状的。“不羡越溪歌者苦,采莲归去绿窗眠。”叶是绿的,水是绿的,倚窗而眠,怕连梦也是绿的吧?

我国饮食的区域特色上,西酸东辣各有牵扯,但南甜北咸的区分则更明显得多。粗犷豪放的北方人,爱的是宽如裤带的油泼辣子面、料重味醇的羊肉泡馍、大如锅盖的锅盔、酸辣爽口的猪肉炖粉条。蹲在场院中三三俩俩,吃起来也是大碗大盆、大开大合,“呼啦呼啦”像黄河开冻,眼见得一河的冰凌子一眨眼便在这铺天盖地的春风中无影无踪了。南方人却不这样。香干丝在水里泡制,细得能穿过针孔。桂花糖汤圆在水中翻滚,如同苏州评弹一样甜糥软和。其他如青团、艾粑粑、粽子等,大多软、甜、粘,吃的时候必得慢、精、细,做的时候往往离不了长浸久煮 ,这一切都有仰于水的功劳。成都人的巴适安逸,广州人的悠哉悠哉,都在一顿长达数小时的早点、一壶干了又续续了又干的热茶中一览无余。

黄河如父,长江似母,衍生出亿万华夏子孙,秉性各异却互通有无直至交汇融合、成为一体,存在于我们身体的基因密码已经由无所不在、包容万物的江河之水流入我们的血液,并且在生命的传承中已被代代复制。你和我,已无从、也不愿走出这种命运的交接。《平凡的世界》里那条浸透了少安少平们悲欢离合的哭咽河,淌过皇天后土,一路上已经和稻花飘香的大江大河相亲相爱,携手来到了海天壮阔的海上丝绸之路,共同高奏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复兴交响曲。